英仕曼

周航的前半生:拒绝失败意味着拒绝生活本身。

    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华夏基石e洞察(ID:chnstonewx),作者:周航从九十年代开始创业到现在,二十多年,可以说我生命中一半以上的时间都在创业。一个创业者从南到北的故事1994年,乘着时代的潮头,我和哥哥在广东一起创办了一家做专业音响的公司,后来它成长为天创数码集团(股票代码:400036)。在这个非常传统的行业,我做了近 10 年,算小有成绩,可这终究是一个很狭窄的行业,又偏居一隅。2003 年我的内心开始躁动,就想要新的突破。那时,我大概不到 30 岁,去了长江商学院学习。上学虽然没有解决选择难题,也不能消除焦虑,但能看到新的世界,也带给我一次很重要的人生实习机会。曾经在长江商学院任教的曾鸣教授去了阿里巴巴,随后就任雅虎中国 CEO,他就把我叫过去做兼职顾问。这一段经历对我非常有价值,就像开了一扇窗。过去我虽然知道互联网,知道阿里巴巴,知道雅虎,但只是从一个网络用户的角度,这一次真正从内部了解到一个互联网公司是怎么回事。人心就这样,被视野一点点撑大。作为一个传统行业的从业者,在深入接触互联网后,我有了很多很多的想法,我想过做移动支付,想过做电子阅读、移动洗车、基于通讯录的实名社交等等。任何事情,光想是不会有结论的,因为没压力。今天想得很兴奋,明天想不下去便不想了。那段时间,正如我在《创业家》的专栏里提到过的一个画面:在加拿大深秋的下午,我坐在院子里,盯着一片落叶,从它开始飘下来到真正落到地上,大概有一分钟的时间,我就一直盯着。设想一下,这是一种多么无聊的心情。那一刻我告诉自己,再也不要过这样的日子了,必须要给自己一个时间表,不能再无限制地想下去,因为人不可能等到一件完美的事情出现再去做,更需要做出一个决定。于是我开始做减法,把不想做的、不能做的,一项项划掉,我要在想干、能干和可干之间选出一件有交集的事情。我想过很多事情,2007年我就想做移动支付,2009年想做电子阅读,2010年想做基于通讯录的社交……但什么是我能干的?对我来讲,我懂一点互联网,也懂一点传统行业的做法。什么是可做的?一定是符合未来发展的趋势,且巨头不会介入的行业。想来想去,只有易到这件事情。 “车”虽然不是我最热爱的,但可能是适合我的。我与易到的上半场2010年我回到北京,5月易到成立。这一年,后来被称为中国互联网元年,也是这一年,几乎在与易到成立的同期,优步于旧金山上线。彼时,我们都不知道对方的存在,所以易到是完全的原创。做一件从未出现过的事情,也许挺光荣的,但当时真的没几个人觉得这事儿靠谱。如果仅仅因为别人说不行,我就轻易动摇,可能就没办法创业了,我必须倾尽全力一试。创业,首先要解决“人”的问题。在一切都是0的时候,说服别人加入是个大难题,这时创业者只能从身边的人开始找起,我也一样。有商业规划书还不够,最难的是说服家属, 让家属知道我是一个靠谱的人。后来,我就让合伙人家属面试我。就这样,我的两个创始合伙人汤鹏和杨芸相继加入,再后来有了COO(首席运营官)、CFO(首席财务官)、CMO(市场总监),然后他们带着各自的团队加入,易到的“骨架”算是搭起来了。回过头来看,那时候别人对你的信任,都应该报以感恩之情。易到有了团队,有了App,一步步从0走到0.1、0.2……直到2011年8月易到拿到第一笔融资,有了第一次起步,我们在市场上做了全面推广。易到要做高端的专车服务,让商务人士随时随地能打到专车。我曾经描绘过一种理想情况,不管是在北京的CBD(中央商务区),还是在新疆,在西藏,只要用户叫车,易到就能做到接单。只是,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,不仅没有做到100%接单,易到的订单量也远远没有达到预期。那个时候,我甚至怀疑过做这件事情的靠谱性。2012年春节,我和好友连长(航班管家创始人王江)喝酒。我问他:“你说我做的这叫什么事儿?”他说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我又问他:“要不换个方向试试?”他说:“那就试试呗。”那就试试吧!2012年痛定思痛后,易到调整了方向,重新起步,抛弃了早期的POS(销售点)机,采用App绑定信用卡,从时间计费改为时间/路程计费直接面向C端。这次变革让易到形成了完整的交易闭环。不久,易到又有了第二次突破:2013年,战略投资方携程入股易到。所以,从2012年到2013年年底,易到过了一段好日子,有了稳定的获客来源,还一直保持着80%的市场份额。《创业维艰》的作者本·霍洛维茨曾用这样一句话总结他的创业时光:“在担任CEO的8年多时间里,只有3天是顺境,剩下的8年几乎全是举步维艰。”好日子不长,行业就出现了新的变局,DD和KD相继从打车业务切入。即便这样,我们依然认为自己把握得最准,觉得网约车是一个小众市场,易到提供的就应该是一个高品质、差异化的服务,而且在中国挑战出租车行业政府管制的体系是不可行的,所以一直以来易到做打车业务是三上三下。2014年,移动支付把打车当作前沿阵地,巨头的加入让打车市场迅猛加速。即便这样,公司C轮融资的时候,我们本有机会拿到非上市融资里面最大的钱,但我们没要。没过几个月,那笔钱就到了竞争对手手中,这导致易到在之后的补贴大战中过得很悲惨。一年后, O2O(线上到线下)行业迎来史无前例的补贴大战,早期我们的做法是决不参战。那时候,我们不喜抄袭,不好价格战,对手做我们就不做,觉得政策不会允许这样打下去,结果教训很惨痛。完美的轮子,就是没有带缺口的轮子跑得快。竞争对手巨额补贴背后的窟窿,不仅被一轮接一轮的融资填补,还收获了大量用户和庞大数据。等到加入后,易到已经缺失了一大块市场份额,而资本已经不允许我们继续打下去,彼时已经跌落到DD之后。回过头来看,在互联网的世界里,差异化服务、会员体系、强有力的资源,这些都不如流量和价格战。仗已经打不下去了,那会儿我还带着团队坐火车去了延安,寻找精神的力量。但精神无法在短期内转化为物质。在这场200亿的烧钱大战中,形势急转直下,这才有了LS与易到的结盟。2015年10月起,LS启动了对易到的并购式投资。那个时候我的心情很复杂, 一方面觉得公司终于有救了;另一方面,作为创始人,签字交割的那一刻,心里知道公司从此不是自己的,但还需要继续为它的前途和命运担心,继续守护着它。有很多人都问过我,为什么要在那个时候选择LS?放在那个节点上,我没的选。但当时的我一定是做了我认为可能是最好的选择。只是回望过去,有很多地方值得反思。某种程度上,LS的入局确实让易到有了一丝喘息之机。2016年,在很激进的方式下,易到得到了阶段性的改善,但是也埋下了一颗毒瘤,以至于这之后发生了一系列备受舆论关注的事情。其实,并购没多久,LS团队就入主易到,对易到董事会和管理团队进行了相应改组,公司控制权逐步落入他人之手,我和原始合伙人相继退出管理层。后来又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,易到受到牵连,再之后,我和合伙人正式辞职离开。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《一个创始人眼里的〈师父〉》。这两段从南到北的创业经历,就像电影《师父》中南派宗师陈识想要立足天津开武馆,在各种规矩和复杂情势面前,他也许认为时不我待,也许急于求成,但在离开北方的火车上,他依然怀抱着希望。于我自己而言,从传统行业到互联网创业,有别人口中少年得志的时刻,也有行业开拓者的标签;有安然挺过竞争的时刻,也有竞争对手从小蚂蚁长成大象让自己无法喘息的时刻……总之,不管是民企野蛮生长的灰色时期,还是残酷的互联网创业屡屡打破规矩之时,创业的20多年,我都经历过,因此认为自己创业经验还算丰富。但是,易到这一段让我严重受挫,我产生了极大的自我怀疑,甚至认为自己很失败,觉得自己做什么都不对,什么也没做好,尤其是以前觉得自己至少在战略方面还是不错的,可是易到的经历甚至让我怀疑自己的战略能力是不是最差的。也许易到这件事让我表面看起来没什么问题,实际上内伤特别严重。那种失败和过度否定自我的情绪始终笼罩着我,这促使我停下来,想好好地想一想创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领导力是怎么一回事儿……突然有一天我开悟了,觉得自己接受了失败,我一下明白,要想重新创业,首先要从学习失败开始。我既不满足于自己过往创业经验中的认知,也不迷信权威,不是赶紧找书看创业到底是怎么回事,而是从自我的经历中进行了一个很深度的向内的自我反思,试图走出20多年创业认知的局限,然后形成自我的充分思考,这也是我写这本书的起源。我们如此恐惧失败重新理解创业,首先是从如何理解失败开始。还记得湖畔大学创办时,他们找我沟通,说湖畔大学专门研究失败,这句话非常打动我。我一直认为,成功其实没什么好学习的,因为成功者所具备的天时、地利、人和,这一切都难以复制。相反,我隐隐约约觉得,学习失败才是真正有意义的事情。但是,我们到底为什么要学习失败,怎么学习失败,从中学习什么?对此我似乎一直没有找到清晰的答案,即便在湖畔学习的这几年,我们也从来没有完全真正系统地学习失败。中国人总是忌讳谈论生死,一说起死亡就避而不谈,觉得晦气。同样,一个人或者一家企业的失败,也一样避而不谈,大家认为只有loser(失败者)才会天天把失败挂在嘴边,大多数人只会谈论成功,学习如何才能成功或者更成功。在中国,就是这样一种成功动机过剩的氛围,我们特别崇尚和追捧成功,追随一切当下最红的公司、模式、热词,我们的眼中只会聚焦那些成功者。和成功的待遇截然不同,这个社会又如此厌恶失败、鄙视失败。我们耻于谈论失败,甚至会讥讽一切失败的现象、失败的人。我们经常冷眼看着一家面临崩盘的公司走向灭亡,然后说:“我早就知道如此,你看,应验了吧?”眼见他起高楼,眼见他楼塌了,大家对待失败大抵都是这般吃瓜群众的心态。我们如此鄙视失败,却唯成功马首是瞻,追随到底。成功者走在前面,证明了自己的模式和方向是对的。于是一些人开始抄袭他们的商业模式,模仿他们演讲的风格,甚至开始模仿他们的生活方式,幻想着做同样的事情也能成功。但是夜深人静的时候,我们可以想一下这种“唯成功至上、厌恶失败”的环境最后让我们变得怎么样了。它让我们放弃了独立思考,放弃了真正的创新和探索,只敢去追求成绩,没多少人敢尝试,成功了还好,一旦失败就会被别人看不起,然后就陷入自我否定、内心无比焦虑的状态。我们不妨跳出这个环境,换个角度重新思考,从中你会发现美国创业文化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是对失败的宽容。而且这种宽容,不仅没有影响到他们的创新,反而鼓励了创业者尝试和冒险,极大激发了创新。中美对待失败的差异我在中国创业二十多年,也去过美国很多次。近十年来,中国的互联网行业从经济总量上来计算,已经快速接近美国,在不远的将来甚至会将其超越。这两个国家给我印象最深刻的地方不是经济上先进和落后的差异,不是开放和混沌的差异,而是中美创业创新文化上的差异,这种差异最核心的表现是对待失败的态度。没有人会乐于失败,但是我们会看到,在美国人们会以平常心态谈论和面对失败。埃隆·马斯克固然把创业形容为“一边嚼着碎玻璃一边凝视深渊”的残酷过程,因为确实需要付出极大代价,然而,在三次发射火箭失败之后,他仍然获得了第四次发射的机会。这一次,他成功了。也许大家是因为他成功了,才对他前三次的失败正眼相看,但很多时候,失败就是一种常态。我看过一部美国电影《醉乡民谣》,记录美国20世纪60年代民谣浪潮中的一位民谣歌手。导演科恩兄弟没有刻意地讲述一个励志的故事,就是从开头到结尾一直在“折磨”主人公,总是让他经历“演出—收工—挨揍”的循环场景。主人公身边围绕着各种在他眼中低俗得不可理喻的表演者,却一个接一个地获得成功,但是他自己因为性格上的不谙世事和艺术上的不肯妥协,最终也没有出名。可是他放弃了那样的追逐,坚持做自己心中的艺术,因为那是真实存在的。即便他没有世俗意义上的成功,导演还是给出了这样的关怀:“你是谁不重要,重要的是,你是浪潮的一分子。”因为在民谣浪潮中,他的存在必不可少。我们再去看历史好了。在硅谷博物馆大厅的某个角落,摆着一台硕大的机器。因为外形古旧,甚至看不出来是干什么用的。看机器旁边当年的广告画和简介说明才知道,这台像商用复印机那么大的机器,竟然是最早的家用计算机,放在厨房里,供家庭主妇们记录菜谱之用。可想而知,这么不实用的家伙的确很难风靡,很快便销声匿迹。再拐一个弯,就看到施乐实验室开发的家用电脑,也是因为成本过高,功能过于简单,失败了。再拐两个弯,是第一代上市售卖的苹果电脑。在乔布斯手里,它开启了一个时代。我们看到在大厅里展示的许多硬件和机器,在当年根本就不是什么成功的发明,更不用说赚大钱了,但就是这些发明,打开了一扇窗,启发了后人的智慧和热情。这中间,你不过拐了两个弯,将近20年的时间就已经过去了,而前人“失败”的点子终于在后人手中“成功”。硅谷的商业文明正是在这一代代人的努力探索中向前。而现在,我们又开始谈论,苹果公司是否已经丧失了创新的活力,那下一个数字英雄会是谁?历史就是这样循环往复。回溯科技史,我们发现推动行业发展的产品,并不全部都是成功的,失败在其中的作用举足轻重。正是那些失败的产品成为革新的养料——失败的尝试也是历史中群星闪耀的时刻。这样一看,所谓的失败是多么美好的事情,这是失败对于我们全社会的价值。如果一个社会还在耻于谈论失败、害怕失败、排斥失败,只崇尚成功的话,我们不太可能有探索意义上的创新。所以,如果你希望这是一个创新的国度,一个创新的社会,那么我们必然需要重新定义失败,重新理解失败。失败是一种宿命有很多人问,学习失败,是为了避免失败吗?我觉得恰恰不是。创业就像跳高比赛,如果以探索和挑战为终极目标,那么失败就是一种必然的宿命。当你知道失败是创业的宿命的时候,就会全然地接受失败,才会有一个要从失败中去学习的心态。你可以成功地攀上一个高峰,让所有人为你欢呼;你也可以就此谢幕,自此离场——但如果你想不断攀越更高的山峰,跨过人生的极限,从终极意义上讲,你的宿命就是失败。在20多岁第一次创业的时候,我犯了很多很多的错误。当时我聊以自慰地说:“这太好了!在年轻的时候,付出这么小的代价,能犯这么多的错误,学到这么多的东西,以后我就可以避免犯这些错误了。”可是在后来不断创业的过程中,我还是不断在犯错,有新的错误,也有老的错误。后来我才发现,错误和失败几乎是无法避免的。我们学习失败的真正目的在于,面对它,接受它,解决它,放下它,然后从中成长,让自己以后生活得更好。于是我总结,学习失败的真正意义在于,我们可以坦然面对失败、接受失败、解决失败、放下失败,而不是避免失败,因为任何人都避免不了。失败几乎就是生命的一部分。拒绝失败,就是拒绝生命本身。这也是失败对我个人的意义所在。那么,到底什么是失败?我问过很多所谓的成功人士,在你过去的生涯里,有没有什么失败的时刻或者失败的感觉?我发现每个人或者每家公司都有自己的“至暗时刻”,奇怪的是当我们在谈论一家已经消亡的公司时,会认为它是一家失败的公司,会像智者一样去点评,大说特说它曾经犯过怎样怎样的错误。但是,假如回到10年前,回到它所处的那个辉煌的时代,我们还会想到它的失败吗?好像很难。最近一次,我又跟朋友们一起讨论失败这件事。某个手机公司,它推出了一个低端系列,被认为是一个败笔,因为这个系列极大地伤害了品牌本身。但反过来想,如果不做低端系列,它会有这么大的用户量吗?它的商业模式能成立吗?世界上没有绝对的正确和错误,也没有绝对的成功和失败,更没有绝对的强大和脆弱——无论从得失的角度还是时间的维度,都是如此。村上春树在《挪威的森林》里,开篇就借渡边之口讲,死不是生之对立,而是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。我想,失败和死亡一样,失败也不是成功之对立,而是生命的一部分,失败甚至是成功的一部分。人性中对死亡就是恐惧的,尤其是权力集中的统治者,所以才经常会有长命百岁的妄念,可我们知道生命的常态是死亡,所谓的生不过是瞬间。某种程度上期待长生不老是对生命没有敬畏之心,结果是既没有享受当下,也失去了未来。我们对于生命和失败恰恰需要怀有敬畏之心,要意识到,失败是一种常态,没有企业可以长命百岁,企业的终极宿命跟人的生命一样,会经历出生、成长、青壮年的强壮、中年的瓶颈、衰老直至死亡,关键是你怎么看待这件事情。世事无绝对,成功无绝对,失败无绝对,活法无绝对。这个时代,我们尤其应该重新理解失败,重新定义失败,重新谈论失败,把失败当作重启我们生命观的引子。倘若把这件事情解决,哪怕只是部分解决,都是我们这些创业者对社会莫大的贡献,也希望我们这样的角色,我们的重新理解,如一种陪伴,对正在创业的你有所帮助。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华夏基石e洞察(ID:chnstonewx),作者:周航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*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网立场

     本文由 周航 授权

     网 发表,并经网编辑。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,保持文章完整性(包括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),并请附上出处(网)及本页链接。原文链接: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,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未来面前,你我还都是孩子,还不去下载 App 猛嗅创新!

当前文章:http://www.hfesd.com/rnq9kvx2/378347-310608-64158.html

发布时间:15:20:32

广州设计公司  广州产品设计  易用设计  易用设计  广州设计公司  广州设计公司  易用设计  易用设计  广州外观设计  工业设计  广州外观设计  

{相关文章}

苹果的市场价值下降是腾讯历史上最大的偏好之一

 &罗大佑的恋曲1990_中国新闻奖网nbsp;  阿特拉斯

    原名:3900亿!苹果的市场价值蒸发2.5中国银行的iPhone是历史上最大的折扣。

    在美国股市历史上最糟糕的圣诞前夜,苹果公司并没有成为“和平果实”。

    12月24日,苹果股价跌至150美元以下,在将近60个交易日内下跌34.5%,蒸发了3900多亿美元,相当于中国银行10月3日的峰值,腾讯股价为1美元或2.5美元。

    事故发生后,苹果似乎已经放弃了iPhone的“高价格”策略,在中国的官方网站上提供折扣优惠,老手机的价格高达2100元。这也是苹果进入中国市场以来最大的激励措施。

    市场价值下降1腾讯或2.5中国银行

    今年8月2日,苹果公司的市值超过万亿美元,成为美国股市历史上第一家市值达到万亿美元的上市公司。在接下来的两个月里,苹果的股价继续创下新高,市值攀升至1100多亿美元。

    10月份之后,苹果的股价继续回落。苹果股价周四跌2.52%,至10月新低,较10月3日创下的232.66美元的创纪录收盘高点航空网站_融科资讯a座网低33%,这是三年来首个“死叉”。分析师表示,应谨慎对待技术指优秀团员事迹_油锅炉网标看跌的警告.

    苹果股价24日跌至146.83美元,从10月3日的高点蒸发了近3900亿美元(约2.68万亿元)。腾讯控股的最新市值为2.6万亿元,中国银行最新市值为1万亿元。这意味着,苹果在三个月内下跌了大约一台腾讯,即2.5家中国银行。

    经过这一轮调整,苹果公司的估值水平进一步下降。数据显示苹果最新的滚动市盈率是12.02倍。与历史滚动市盈率相比,其估值水平达到近两年来的最低水平。从十多年的历史数据中,苹果公司的估值水平在2013年4月和2016年2月分别经历了两个阶段的低点,分别跌至9次和10次的最低点。

    旧手机售价高达2100元

    过去,在苹果商店外排队抢购iPhone已经消失,现在苹果在中国的官方网站上推出了一个折衷方案:iPhone XR 4399,iPhone XS只有6599。在抵消折扣的情况下,这也是苹果进入中国市场以来最大的折扣。

    根据苹果中国官方网站的信息,iPhone XR的售价仅为4399元,而iPhone XS的售价仅为6599元。目前,iPhone XR的官方价格是6499元,iPhone XS的价格是8699元,这意味着消费者可以用他们的旧手机达到2100元。优惠活动将于2019年1月31日结束。

    至于打折价格的标准,苹果在中国的官方网站暗示价格取决于打折iPhone的型号和状态,并且它需要自己备份所有数据。苹果不负责任何文件或数据的丢失。

    “高定价”战略难以为继

    在九月推出新产品时,苹果公司也推出了史上最贵的iPhone。获得最新型号的iPhone至少需要6499元,而顶级设备的成本高达12799元。

    然而,iPhone的销售并不理想。一些分析师预测,苹果将在2019第一季度将iPhone产量削减400万个单位,将该季度的销售预测降至3900万个单位,并估计苹果2018的iPhone交付量将比去年同期下降10%。

    苹果此前宣布不再公布iPhone、iPad和Mac的销售,而仅公布了每个类别的总收入。目前还不清楚iPhone的销量明年是否会持平或下降。

    目前,许多分析师对iPhone的需求周期持悲观态度,引入旧的新报价只会有助于增强这一观点。

    戈德曼Sachs分析师Rodhar在他的最新报告中说,苹果似乎在iPhone XR的定价策略上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,导致销售额低于预期。除了中国等新兴市场的需求疲软,iPhone XR的低成本效益似乎不受美国以外用户的欢迎。

    罗达尔还指出,目前的市场形势表明,苹果正受到iPhone的高昂价格的制约。根据移动电话行业过去的经验,当定价权丧失时,消费者技术公司要么失去利润率,要么失去市场份额,或者两者兼而有之。

    更糟的是,苹果目前卷入了诉讼。12月10日,高通宣布,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中国发布了初步禁令,禁止进口和销售七种苹果iPhone手机在中国市场上,从6S到X,因为法院认为,苹果侵犯了高通两软件专利。但禁令不包括苹果今年发布三款新车型。然而,高通的律师星期三表示,他们打算起诉苹果的新模型对同一专利侵权。iPhone的XS的情况下,iPhone XS Max和iPhone XR等待北京法院审理,青岛和广州,分别为。

    12月20日,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报道,德国慕尼黑区法院授予高通禁止苹果的那一天,禁止后者使用英特尔芯片和Qorvo组件的iPhone在德国的销售。

  &深圳市市花_鼻孔长痘网nbsp; 可以转换服务企业摆脱熊市?

    Daniel Ives,Wedbush证券分析师,证券公德国足球皇帝_40尺集装箱网司,近日表示,苹果的股价已经血迹斑斑的销售放缓iPhone和缺乏透明度。Investors now want to know whether the story of Apple's dependence on the growth of the iPhone is over, he added.

    Gene Munster:公司的管理合伙人,一家风险投资公司,认为苹果的股价可能上升到耽美漫画在线看_一次性止血带网2019时,投资者开始接受苹果作为一个服务公司而不是一家硬件公司结束。明斯特表示,苹果可能不会恢复其估值1兆美元的里程碑,在新的一年,但它可能回到万亿市值在2020和超越。

    为了弥补在iPhone销售疲软,苹果专注于服务和可穿戴设备。据媒体报道,苹果的流媒体视频服务,被称为“苹果全球视频”(苹果全球视频),计划推出的时候在3月和明年夏天和neifei和亚马逊竞争。

    因此,市场分析认为,明年将是苹果的一个重要的一年:除了流媒体视频服务,苹果将正式允许iOS开发者其应用移植到Mac。(Reporters are beautiful)

    一

    [error correction]

    Responsible Editors:

    陈开寅

https://www.c8.cn/ylsj/jlk3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dlt/ylzs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dlt/zlzs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qlc/chuwuzs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qlc/wszs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qlc/hslh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qlc/zxsh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qlc/elyyl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qlc/joyl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qlc/dxyl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pl5/jofx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pl5/dxzs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pl5/hmyl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pl5/dqzs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pl3/elyyl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6cai/tmhs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6cai/qmfx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qxc/elyyl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qxc/chtz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ssq/sqzs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ssq/dqzs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ssq/zbbzbzs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3d/wmfb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3d/elyyl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3d/jozs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3d/dxjo2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3d/dlxzybzs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bjkl8/lmcl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bjkl8/dywzs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cqkl10/hzzs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cqkl10/dxzs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pk10/lmcl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cqssc/qsxt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cqssc/dszs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30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23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22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gd11x5/dewzs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43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jsk3/dywzs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jsk3/kdzs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jsk3/hzzs.htmlhttps://www.c8.cn/jihua/zjkl12.htmlhttps://www.c8.cn/gaoshou/zjkl12.htmlhttps://www.c8.cn/gaoshou/jlk3.htmlhttps://www.c8.cn/gaoshou/hubk3.htmlhttps://www.c8.cn/ylsj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qlc/wszs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qlc/elyyl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qxc/elyyl.html